她接著說,媽媽很開心每天抱著保單,時不時一直算自己的利潤,有時候算著算錯,也會請公司財務再跟媽媽報告一次,公司也有完整的紀錄,「漸漸的她開始有失智的症狀,保單依舊是她最珍貴的東西,每天拿出來翻看,也是她的樂趣!」

賈永婕表示,未料去年三級警戒時,發現舅舅、舅媽正在辦理美國移民,還在搬媽媽的錢,她說「我們萬萬沒有想到他們刻意接近媽媽短短七個月就下此重手,貪圖現金就算了,居然帶著失智老人家去解約七張保單」。賈永婕說,「那時也是我最忙的時候,我一邊忙著到處送呼吸器,一邊在幫媽媽維權。」

賈永婕還原整個過程,「2021年2月開始,舅媽就帶著媽媽,分批提領媽媽戶頭裏的大筆現金,跟銀行說領現的理由是裝潢款;再來,保險解約的錢先匯入原始銀行帳戶,然後再帶著媽媽去花旗銀行分別開台幣及美金帳戶;接著,把保險解約的錢轉入花旗銀行台幣帳戶,再分批把要在美國買房子的96萬3000元匯入花旗的美金帳號。把剩下的台幣現金再匯入另一個國泰世華銀行!」

賈永婕說,當他們趕到花旗銀行去時,96萬3000元美金已全數匯到美國,匯款單錢是匯到美國LA的房地產第三方信託公司Escrow,「舅媽在台灣操作匯款,舅舅在美國買房子」。到了台灣的凌晨、美國上班時間,她就直接打電話去Escrow表明身分,並告知這筆資金涉及「國際洗錢」,信託公司對於資金來源仔細查證後立刻凍結帳戶。

「就這個關鍵性的一通電話,終結了原本幾個小時後就要成交的不動產。」賈永婕感到不可思議,看著天上爸爸問「是你在發功嗎?我差一點就要對不起您了,好險即時阻止了,否則後果不堪設想。」還在凌晨三點跟天上的爸爸喝了一杯。

賈永婕說,目前媽媽跟弟弟、弟媳同住,白天有看護照料,也會去上一些認知課程,部分回來的財產也已信託保障。她說,「也許媽媽什麼都不記得,但讓媽媽每天過的開心與安心,是我們做子女最該做的事情。」

(民視新聞網/綜合報導)